湖北快三开奖视频

鑒賞鳳先生正則繡大作 見證正則繡創立過程

核心提示: 呂鳳子先生為當代著名教育家、美育家、書畫家,這是舉世公認的,有“三百年來第一人”(徐悲鴻語)之美稱。

未標題-16666


張永志

呂鳳子先生為當代著名教育家、美育家、書畫家,這是舉世公認的,有“三百年來第一人”(徐悲鴻語)之美稱。正則繡誕生于丹陽,發明在丹陽正則女校,這也毋庸置疑。而對鳳先生與正則繡的關系,曾有不同見解。我的實證依據是:鳳先生不僅是正則繡的創意者,發明者,更是正則繡的創立者。

此論得從我的一幅藏品說起。2018年某一天,上海一位收藏家來電,稱有一幅正則繡品,問我意欲如何,我看了傳圖后當即決定收藏,同時感到驚、警、敬。

一是驚詫。這幅藏品署名為鳳先生,鳳先生有繡品存世嗎?二是警惕。這幅藏品不是正則繡基本針法——亂針繡,是真品嗎?三是敬仰。經認真學習,仔細研究,多方考證,確認這幅藏品為正則繡的另一針法——疊圓繡,是鳳先生的大作,堪稱稀世之物。這讓我肅然起敬,特感高山仰止。

繡品的底布為“斜紋布”。繡品的印款為“正則繡績”。好一個“績”字!這恰好表明正則繡的主用材,即用線(包括麻線、絲線、棉線等)制作;同時更表明正則繡已經取得了功業、成果,即鳳先生倡導的“以針代筆,繡畫結合,突破傳統,自成一體”的正則繡獲得了完滿成功,成為我國刺繡藝術領域中的新秀、奇葩。選用一個“績”,一語雙關,一字千鈞,非一般人所能及,非其它字可達意。

鳳先生一貫為人謙和,淡泊名利,而此款卻體現其對獲得正則繡成功、成果、成就的自信。

繡品中一只碩大的仙鶴悠閑自在,栩栩如生,一棵松樹老當益壯,一節松枝青春煥發,構思清新,構圖別致,大氣大范;圖案采用多種色彩的“粗”絲線一針一針疊圓繡就,極其精致、精湛、精美,但需借助高倍放大鏡方能一睹珍容。此作品恰恰表明:鳳先生創立的正則繡之針法,不僅有亂針針法,還有疊圓、結子、高肉針法等,正則繡是大名,也是統稱。

鳳先生存世的鶴畫甚少,何況繡品。

此繡品由木質玻璃框裝幀。木質玻璃框規格69×89厘米,可見繡品規格52×72厘米。

右下方的落款有二:其一是“以針代筆”(用針“書寫”的經典)“伯屏先生賞之鳳先生”(獨有的“鳳體字”)。伯屏先生為一代名醫。此繡品當是一代宗師贈予一代名家的一幅大作,既贈名人,又款大名,這在鳳先生發現的繡品中目前是唯一;其二是印款。

伯屏先生為京城名醫,姓方名金城,山東省掖縣人,生于1891年,卒于1948年。幼年因家道中落,隨姑丈流落京師,時值晚清末世。初在東四南同和飯店當徒工,后受到太醫院醫官趙云卿的垂青,先特許為門弟子,再被正式收為弟子,并賜名伯屏,以后在華北國醫學院及北平國醫學院授課。

鳳先生用“賞之”一詞,僅贈予非同行的名人名家,如1936年贈送給馮玉祥(煥章)先生畫作“國事如今誰倚仗”,題款即“丙子七月煥章先生賞之鳳先生”(見《呂鳳子畫鑒》18)。

常言道,事實勝于雄辯。正是這兩款,充分印證了鳳先生不僅是正則繡的創意者,發明者,更是正則繡的創立者。

以下是筆者收集的可見證的部分依據:

依據1:陳立夫先生題詞說明呂鳳子發明了亂針繡,是有創造能力的美術家(圖一)。

依據2:著名學者姚敏蘇《亂針繡美正則出》撰文講述呂鳳子把早年探索新的刺繡方法所創作的一幅作品送給摯友韓筆海,圖為該作品《風景》照片(圖二)。

依據3:1935年出版的《正則繡》中有鳳先生“亂針繡談”:“……我們亂針繡既異乎一切畫一切繡,那么,我們就大膽地說是我們創造的美術品,或者不至于被人笑話罷?”

依據4:中國工藝美術大師任嚖閑撰文回憶:“二十年代初,他將油畫中的優點引入到我國古老的刺繡工藝,經過多年努力,終成獨具一格的‘亂針繡’,使我國刺繡有了新的美術價值。他還經常為刺繡老師補習書畫,講解刺繡史和繪畫的關系。”

依據5:1933年10月的《中央日報》刊登正則繡廣告(圖三),表明正則女校既在全國大做宣傳,又在京城(南京)大搞展覽;既展示正則繡的成果,又說明正則繡的與眾不同;既以正則繡品換取捐資以補充該校繡科資金,又為愿繡者承繡。

依據6:江蘇正則藝術專科學校1946年9月呈報教育部的“招生呈報、課程設置”函,內有記載:“續招三年制五年制繪繡科一年級新生各一班……”

依據7:鳳先生1952年親自填寫的簡歷表記載:“1935.8~1937.11,任正則女職專科部主任,兼授國畫,專科部設有繪科繡科(教正則創作亂針繡),十一月避寇遷校四川(圖四)。”

依據8:1940年鳳先生給陳立夫(時任教育部長)的信寫道:“弟以個人力量經營正則女校廿八年……本年增設五年制繪繡專科,全校學生百五十余人,幾盡川籍……弟亦感無基金之難維持,及俸給太低,不足以維持本校各永久教職員家人最低度生活……茲擬將舊藏米南宮行書紙屏八幅,楊椒山行書紙屏十二幅……貢諸國家……請國家慨予基金若干萬金,俾正則得永久存在。”

這封寫給教育部長陳立夫先生的信,讀來悲情,令人傷感。鳳先生為了辦學,為了創立正則繡,毀盡家產,把自己珍藏多年的國寶級藏品——米芾書法、楊椒山書法送給國家,希望能得到一些國家的撥款,“俾正則得永久存在,弟與諸永久教職員獲有永致其力處所”。鳳先生對于資助學校者都是以畫相贈。全校師生在那么艱難的情況下,還自愿與校共存亡。

同在四川的1941年,還是為了籌辦“避寇遷校四川”的正則學校,鳳先生四處奔波,嘔心瀝血,積勞成疾,病倒街頭。

這是為了什么?僅僅是敬業精神、創業精神、奉獻精神?從正則女校的建立到正則繡的創立,鳳先生不僅是為了解放婦女的事,不僅是為了一幅繡畫的事,更是為了踐行自己的一個堅定的信念,即他提出的:“我們是永在的創造文化的力量!”為了文化的創造,耗盡了他的心血,甚至捐出了最后“一滴血”。事實證明,正是文化的力量無比,創造文化的動力無窮,才造就了鳳先生成為敬重文化、創造文化的開拓者、貢獻者、登峰者。

綜上所述,顯而易見,正則繡的創立,是呂鳳子先生美育實踐的巨大成果,包含了鳳先生所有教育思想、美育思想與藝術主張。鳳先生是集理念、信念、理論、實踐、作品五位一體的名副其實、實至名歸的正則繡創立者。

責任編輯:王淵

本網首發

丹陽視覺

丹陽熱點

湖北快三开奖视频 乐迎彩票输了4万 十二生肖吊坠 福建福彩网快3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记录 冰球突破豪华版网站 内蒙古快三历史查询 pc28从哪下载 安徽时时计划软件下载 江西快三开奖查询 腾讯qq梭哈游戏